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法国专家以为:美西方在阿富汗犯下大错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1-05-06 20:36 分类:汽车网 点击:
简介:nbspnbsp原题目:法国专家以为:美西方在阿富汗犯下大错 nbspnbsp起源:参考消息网 nbspnbsp参考新闻网5月4日报道法国《解放报》网站5月1日发表对巴黎第一大学教学、阿富汗问题专家吉勒·多龙索罗的专访。报道指出,在20年战斗之后,美国和北约周六开始从阿

    原题目:法国专家以为:美西方在阿富汗犯下大错

    起源:参考消息网

    参考新闻网5月4日报道法国《解放报》网站5月1日发表对巴黎第一大学教学、阿富汗问题专家吉勒·多龙索罗的专访。报道指出,在20年战斗之后,美国和北约周六开始从阿富汗撤军,并要在9月11日前全体实现。只管塔利班和美国达成协定,但它谢绝加入与阿富汗政府代表的商量。吉勒·多龙索罗解析了美国和西方20年犯下的错误。全文摘编如下:

    法国《解放报》记者问:20年战争期间,美国和北约犯下的主要错误是什么?

    多龙索罗答:毛病并非只有一个而是一系列,是在一些要害时刻作出的一系列蹩脚决议。第一个过错是在2001年年底,美国不理解应当抉择一个能严密联合塔利班领导人的策略。奥马尔政权倒台后,躲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领导人仿佛筹备缴械,这能让他们回到阿富汗并解除其危险性,例如能够对其监督寓居。还有一个选项是向巴基斯坦最大限度施压,让其交出塔利班引导层。然而美国人哪个选项也没选:躲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领导层得到了巴基斯坦人的维护,逐步恢复才能并重回阿富汗。

    2002年至2011年之间的另一个重大错误,就是不问战略准确与否就一直投入兵力和设备。保险状态每年都在恶化,但独一的回应却是不断增兵,这让人想起越南战争。在美国兵力最多的时候,联军部署了逾10万官兵,终极有3500人殒命,20年战争的总代价在2万亿至3万亿美元。这真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问:战略问题出在哪呢?

    答:博得阿富汗战争的必要前提是取得巴基斯坦人的支持,尤其是要节制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界。不肃清掉游击队的包庇所,根本无法赢得这样的战争。另外,对塔利班到底是什么也完整不懂得。尽管很多货色都很明白,但主流意识却将塔利班看成无组织、无目的的集团。这是完全错误的:塔利班有且始终有一个逻辑周密的战略、一个中心领导层、一种各省负责人的轮换轨制、一部法律、一种宣扬策略。他们在北方起步并非常设起意,他们懂得如何在军事方面利用乡村而且卓有成效。假如不了解自己的敌人甚至有时还否定其存在,即使名义上占领伟大上风也注定要失败。

    问:为何那些政治跟军事决策者没看到呢?

    答:大多数专家兴许是担忧本人将来的合同,因此在反驳联军一些积重难返的主意方面过于礼貌。另外,决策者通常看的是指标、数字,却不去思考数据到底该如何解读。他们老是会将军事舆图和政治、地缘地图一概而论。

    问:也就是说?

    答:可以举个喀布尔南部卢格尔省的例子。多年来,联军应用的重要指标是这里的袭击事件比拟少。他们得出论断称,这里的塔利班武装人员很少,局势可以掌控。然而,只有在那里走上几十公里就能清楚,局势根本不禁联军掌控。在喀布尔工作的官员或非政府组织雇员根本进不了这里的村落;周五的聚礼公然呐喊对美国人开展“圣战”;塔利班法官在实行法律;政府的影响每年都在减弱。塔利班在卢格尔省之所以不动员良多袭击,是由于他们想应用这里更好地浸透到西部地区。2010年卢格尔省彻底失陷,两三年后在喀布尔边沿地带就开始能看到塔利班武装职员了。

    问:联军从什么时候开端意识到局面难以掌控了?

    答:2007年至2008年,所有迹象都表明局势在恶化。联军领导人不清晰到底产生了什么,但明确他们失去了对阿富汗的掌握。但他们始终拒绝将塔利班视为一个有组织的团体,西方和结合国的外交官几年里拒绝否认阿富汗存在内战。官僚主义和政治方面的约束妨碍了公道争辩的展开。

    问:美国事如何反映的呢?

    答: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批准了“疾速支援”:增兵3万人并加大资金支撑。事实上,在很大水平上这是美国军方的决议,当时的副总统拜登持反对看法。美军作出了进攻“塔利班核心地域”、也就是坎大哈省邻近的赫尔曼德省的错误决定。然而,赫尔曼德省此前根本不是塔利班的中心地区,塔利班领导层已经躲到了巴基斯坦的奎达。最初美国海军陆战队攻城略地,但他们基本保不住地盘。塔利班并未灭亡,因为巴基斯坦不太管控边界,几年后塔利班从新把持了赫尔曼德省,这是塔利班在精力上的重大成功。这一宏大失败让奥巴马转变了军事安排,并于2011年发布2014年底撤出大局部北约部队。不受制约的塔利班多少年后就卷土重来了。

    问:北约面对美国有操作余地吗?

    答:没有。战略都是由美国人单方制订,北约国家也不想进入决策层。美国的影响如斯之大也是因为其他国家投入北约的资源未几。对法国或其余大部门北约国度来说,参加联军举动首先只是坚持或增强与美国接洽的一种方法罢了。

    问:联军失败的教训有人汲取吗?

    答:显然没有。北约国家,除少数例外情形,都拒绝念叨阿富汗问题。这场战争也裸露了北约运行方面的艰苦,北约受制于对美国的层级错位和技巧落伍。人们偶然会有这样一种感到:阿富汗战役并不是为了克服敌人,而是为了部署盟友间的关联。更宽泛一点说,“稳固”行为无奈到达后果,无论是在阿富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仍是马里,因为力气对照关系已越来越不利于西方国家。